当日寇日后追剿孙永勤部至长城山脉叫嚣着要重

“呵呵,王营长,不,王特派员你不用紧张,现在不是在长城以南,没有什么国党红党,现在只有中国人,我现在也只是作为抗日救国军的军事顾问出现,想跟你好好聊聊,你如果不想聊,尽可以出去就是。”刘浪连忙摆摆手,说明自己的来意。
 
    顺便制止了这位在曾经的时空中成功说服孙永勤的王特派员,他腰里的盒子炮还是不拔出来要好一些。
 
    见刘浪始终微笑着负手而立,根本没有要对自己不利的意思,王平陆也有些吃不准刘浪此举的含义了,“聊聊没问题,但如果是劝降的话就别说了,我王平陆绝不会当你们国党的走狗的。”
 
    刘浪很想用龇牙咧嘴来表达对神剧导演们的钦佩,原来,他们可以捏造包子雷,可以一枪打出八百里,但在这种大义凌然的台词上面,还真没瞎扯,红色党人还真喜欢把这挂嘴边儿。
 
    不过,怎么说呢!刘浪还是很钦佩这个时代的他们的。在这个时代,他们除了信仰,再无其他任何东西,没有权利,没有财富,但他们其中的绝大部分,依旧选择了他们精神中坚定的某些东西。
 
    历史最终选择了他们,并不是没有一定道理的。
 
    当然,这也正是刘浪选择见王平陆的最重要理由,农民军现在不缺装备,不缺给养,以后驻扎在300里外青龙山的邓文部,就是他们的运输大队长。他们现在缺的,就是精神层面的东西。
 
    刘浪相信,在这方面,无人能出其左右的红色部队,绝对是最好的指引人。
 
    从下午到傍晚,再从傍晚到深夜,刘浪和这位红色部队的地下人士足**谈了四个时辰,等刘浪将王平陆送出帐篷时,两人已经将手紧紧握在一起,很同志。
 
    王平陆满意而去。
 
    刘浪也很满意,他不仅解决了抗日救国军目前所遇到的难题,他还终于借此向红色部队送出了自己的橄榄枝。
 
    刘浪相信,有了这一次接触,下次,再接触起来,红色部队将不会更充满警惕,两年后重新走回红色部队最高权力的太祖会让红色部队的胸怀更宽广,尤其是在这个时代。
 
    很快,在第二天,在孙永勤的主持下,原抗日救国军第三营的营长王平陆被提拔为抗日救国军副军长,主持抗日救国军最新成立的政治处工作,说白一点儿就是思想工作和宣传工作。抗日救国军将撤销团营编制,将被分为四个总队,每个总队以下设中队,中队以下设分队,每个总队和中队,都会专设一名副队长专管思想工作。
 
    如果来一个对红色部队较为熟悉的,就会惊讶的发现,除了官职名称不一样以外,那些专管思想工作的头头,分明就是红色部队中的政委和指导员。
 
    而那些中队和分队则就是以前的连和排,只是规模稍微扩大了一点而已,而且这样的划分会使部队更加灵活,和日军作战的时候,也能更迅速的调集对应的兵力参加作战。
 
    在抗日救国军开始这一切的时候,刘浪却和邓文的骑兵旅悄然踏上了回家的路。
 
    PS:对于一些书友所说的再鼓吹红党就怎么样,风月觉得,历史的选择有它的必然,风月不会刻意的去鼓吹也不会黑,尽量努力站在公正的立场上,但是,对于我们大家现在所有的平静生活,我们终究还是应该学会感谢,而不仅仅只是去谩骂攻击。风月12月2日于南宁。
 
 第503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歼灭第八师团而获得的巨大缴获,就算孙永勤一时也完全消化不了,于是骑兵们的马就派上了用场,不得不委屈这些冲锋的战马们当了一回搬运工。
 
   
    对于不放一枪就逃的某些人,邓文的警惕性可比出身于农民的孙永勤要大的多,他深知那些为了自身利益连国土都可以出卖的人,他们还有什么不能出卖的?刘浪甚至还发现,从定下基地位置开始,邓文向南方派出的哨兵甚至比北方还要多一些。
 
    如果是敌人,邓文绝对就是一个最难缠的敌人,这是刘浪对邓文最新的定义。一个将怀疑都能切切实实去防备的人,当然难缠。
 
    事实证明邓文的防备并没错,当日寇日后追剿孙永勤部至长城山脉叫嚣着要重新杀进长城的时候,北平城的某些高官毫无廉耻的选择了和曾经时空中发生过的一样的选择,他们和日寇选择了合作,悍然出兵,准备将这部农民反抗军剿灭以熄日军的怒火。
 
    可惜,这个世上突然多了个刘浪,也来了个邓文。。。。。。
 
    当然,这是后话不提。
 
    刘浪依约向邓文交付了两枪杆步枪、二十挺大正十年轻机枪、五挺92式重机枪和一百万发子弹,并还额外的增加了三十具掷弹筒以及五门迫击炮,彻底将一支轻骑兵改造成了真正的龙骑兵。
 
    之所以要给他们除了迫击炮以为全副日式装备,主要也是为了日后补给方便,每个鬼子都会成为移动军火库嘛!刘浪将红色部队安身立命的法宝完全灌输给了邓文,邓文同样欣然领受,这和他老长官老马同志的理念完全一致,他做起来也很得心应手。
 
    刘浪唯一一点儿不太满意的就是邓文手下的骑兵们在马上拿着长达1.3米的三八式大盖射击实在是太长了,如果有更短一点儿的马枪是最合适。
 
    不过倒霉的第八师团没带骑兵部队,这种适合骑兵作战使用的马枪压根儿就没得缴获。
 
    邓文倒是不太在意,拎刀子砍人惯了的轻骑兵们只要骑上马冲锋,原本挂在马上的步枪早就丢了,他们手中的马刀,才是他们最信任的武器。
 
    等刘浪把意外拐回长城山脉的骑兵安顿好,刚回青龙山寨那个茅草屋“聚义厅”还没喝上口热茶,“债主”找上门了。
 
    听到二货男跑得气喘吁吁的汇报,“卧槽,老刘跑这快。”刘浪一愣,“赶紧的,给我找块白布来。”
 
    “长官,来不及了。。。。。。”二货男目瞪口呆地看着刚才还生龙活虎的胖团座一把扯开自己的白衬衣底端,撕下一条白布,胡乱往脑袋上一缠,往从热河首富韩土豪家里顺回来的那个紫檀木太师椅上一歪,俨然一副病入膏肓马上就要咽气的样子。
 
    这真是人生如演戏,拼的全是演技啊!二货男森森的感觉自己真的需要学习,在胖团座面前,他那点儿小花样儿,真的是。。。。。。拿不出手啊!
 
    “刘老弟,老哥来看你了。”刘汝明兴冲冲地闯进了茅草屋。
 
    然后。。。。。。
 
    然后刘大师长的脸色顿时精彩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