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害位置但飞镖要么命中到了肚胸口如果不及时

  作为极品护短男,苏锐是绝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朋友出事的,帮亲不帮理是他一贯的作风。
 
    不过,这“理”是什么,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衡量标准,站在不同的立场,并不能够绝对的判断苏锐的所作所为究竟是对还是错。
 
    比埃尔霍夫的手下暂时联系不上,对于苏锐来说,这绝对不是个好消息。
 
    如果早知道夜莺此时会突然出现状况,苏锐在首都就不会多呆那么两天了,肯定早早的就冲上翠松山要人了。
 
    “我就在附近。”军师的电子合成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好的,军师,稳住局面,我随后就到。”苏锐说道。
 
    挂了电话,他的眼睛里面露出了浓烈的精芒。
 
    虽然军师从来都是战无不胜的,可是这毕竟是在翠松山,那次冥王殿的精英们几乎被张不凡一个人给团灭了,冥王哈帝斯自己都没能讨的了好,军师就算是智力再强悍,恐怕也很难在张不凡的绝对武力之下全身而退。
 
    “开的再快一点。”苏锐对司机说道。
 
    “亲爱的阿波罗,在我看来,你完全不需要有任何的紧张。”比埃尔霍夫笑着说道:“宙斯可是说过,得军师者得天下,这句话可是被西方黑暗世界的所有人都奉为圭臬的,有军师坐镇,你可以尽情的当个甩手掌柜,何必如此焦虑呢?”
 
    “我不放心。”苏锐甚至很多事情是人力不可为的,军师固然厉害,但是自己也得进行两手准备。
 
    在翠松山下的某片树林里面,军师听着远处传来的枪声,说道:“金泰铢,你和黄梓曜去接应一下,记住,这里是华夏,尽量不要下杀手。”
 
    金泰铢和黄梓曜答应了一声,身形便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事实上,为了今天的战斗,军师安排了不少人,但关键这里并不是西方黑暗世界,由于华夏社会环境的因素,大规模的战斗阵型根本无法展开,所以军师只有利用个别的精英力量来接应夜莺,至于这样做会不会对翠松山形成打击——谁也不知道军师的心里面是怎么想的。
 
    “霍尔曼,你来负责远程攻击。”军师淡淡的说道:“不需要一直开枪,留在关键时刻。”
 
    这个命令有点模糊,霍尔曼刚想答应,但还是问了一句:“军师,什么是关键时刻?”
 
    这开枪不开枪的,可太让人纠结了。
 
    “你自行判断。”军师的语气仍旧很清淡。
 
    “好吧。”霍尔曼领命而去了,不过,对于到底该什么时候开枪,他的心里面仍旧不是很有底。
 
    军师看了看这越发浓重的夜色,只是吩咐了一句,让其余人等暂时待命,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维多利亚站在军师的身边,微微一笑:“军师,你能不能借我个东西?”
 
    借个东西?
 
    听了这话,军师转向了她,维多利亚的嘴角带着一丝俏皮的神色,似乎是在故意开这个玩笑。
 
    “不要添乱。”军师说道,他都没有问维多利亚要借什么。
 
    “我可没有添乱啊,我就是想问你借个东西,你都不问问清楚,怎么就直接拒绝了呢?”维多利亚歪了歪头,笑道。
 
    “我没有。”军师给出了一个很生硬的答案。
 
    “那以后可得随身携带啊。”维多利亚笑眯眯的拍了拍军师的胳膊:“人可不能在同一个地方被绊倒两次。”
 
    军师不说话,隔着青面獠牙面具,旁人也无从发现他的神情。
 
    这两人的对话让旁人感觉到云里雾里的,面对周围几个人的询问眼神,维多利亚也不多做解释,而是傲娇的站在了一旁。
 
    她望着漫山遍野的松树,摇了摇头:“这种地方,干脆一把火烧掉了事。”
 
    军师扭过头来,看了她一眼,仍旧没有多说什么。
 
    维多利亚的嘴角微微翘起,继续说道:“不过我是不会这样破坏植被的,我可一直都是个热爱大自然的人。”
 
    军师一声不吭,迈开了步子,走向了影影绰绰的松林。
 
    这两人说起话来充满了别人所听不懂的机锋。
 
    …………
 
    此时,夜莺还在奋战着,周边的弟子已经越来越多了,她基本上跑出几步就得撂倒一人,这样对她的体能也是极大的消耗。
 
    而想要抵达停放着汽车的山脚,他们至少还得翻过三座山头,就算是沿着半山腰奔跑的话,没有半个小时也是别想到达的。
 
    要是按照现在的强度,半个小时之后,恐怕夜莺就已经毫无体力可言了。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出现了两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身影!
 
    他们从外向内攻,在翠松山弟子的猝不及防之下,迅速的打开了一条通路!
 
    两个人的动作皆是凌厉之极,用的全是效率最高的关节技,明显是只求在最短的时间内让敌人失去战斗力!
 
    “快走,我们来掩护!”黄梓曜喊道!这小伙子在说话的时候还一脚撂翻了一名翠松山的弟子,甚至顺便把对方的两条胳膊给卸脱臼了。
 
    金泰铢默默的战斗着,他抓住了两名翠松山弟子的脖颈,往中间重重的一碰,然后这二人便干干脆脆的晕倒了过去。
 
    而后,他的右手一扬,几枚飞镖便脱手飞出,当场就撂翻了好几人!
 
    虽然遵循军师的指示,金泰铢并没有让这些飞镖飞向咽喉等要害位置,但飞镖要么命中到了肚子,要么命中了胸口,如果不及时抢救的话,是可以出现生命危险的。
 
    这些中了飞镖的人,也都相继失去了战斗力。
 
    夜莺知道金泰铢和黄梓曜是苏锐的人,因此并没有多说客气话,只是埋头猛冲。
 
    由于这两人先前在包围圈上打开了一条豁口,因此夜莺这一下又一口气冲出了将近上百米的距离!现在对于她而言,所跨出的每一米都是在接近胜利!
 
    此时,翠松山的主殿之外,张不凡就站在峰顶,朝着此地极目望过来。
 
    月亮渐渐的从云层之中冒出了头,洒下了皎洁的月光,先前越来越浓重的夜色此时也开始了减弱。对于夜莺来说,这着实不是什么好消息。
 
    “师父,现在情况有点乱。”徒弟在一旁说道。
 
    即便是隔着那么多座山头,他们也能够隐约的听到那边传来的喊杀之声。
 
    “戒律堂到现在都还没能把白莺拿下?”张不凡冷冷的说道:“这个孽徒,我传授她功夫,不是让她用来对付自己人的。”
 
    听着这明显加重的语气,那名徒弟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师父,要不我去吧,我说不定能够劝劝师妹,让她不要再乱来了。”
 
    在他看来,只能这样从侧面替夜莺求情了,这打斗明显不可能在一时半会之内结束,如果继续进行下